福基会免费午餐基金专项审计报告公布

 新闻资讯     |      2018-11-10 16:48

2018年7月,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因年度审计报告与下设免费午餐基金专项审计报告披露的收支结余存在差异被质疑。

为回应质疑,8月17日,福基会召开了专家和媒体见面会,听取专家和媒体意见。随后委托北京天正华会计师事务所对免费午餐基金自成立起的账目进行专项审计,重点审计基金会年度审计报告与下设免费午餐基金专项审计报告披露的项目收支结余差异产生的原因。

目前,该专项审计已经结束并报主管部门备案。《关于免费午餐基金历年审计报告收支结余差异情况的专项审计报告》已经在福基会官网发布。

审计结果显示:公众质疑的资金数据差异确实存在,基金会管理工作和信息披露存在疏漏和不足。

福基会根据审计报告发布了相关说明,在说明中,福基会向公众表示歉意。

与此同时,北京天正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专项审计报告认为:免费午餐基金捐赠资金结余全部在基金会银行账户结存,对应资金安全、完整。

审计报告揭示了数据差异产生的原因。福基会在说明中邀请免费午餐基金的捐款人、志愿者,以及对该项目有疑问的爱心人士到基金会核查账目、沟通交流、指导工作。

存在四方面差异,基金会致歉

经北京天正华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基金会2016年度审计报告与下设免费午餐基金2016年度财务收支专项审计报告在捐赠收入、利息计算、业务活动支出、管理费四个方面存在差异。

基金会年度审计报告中免费午餐基金结余比免费午餐基金年度财务收支专项审计报告结余少10,180,830.63元。

基金会在审计披露时,未对两个审计报告进行必要的核对和调整,也未对形成上述问题的原因进行必要的披露和解释,导致公众在阅读报告时,产生疑惑。

福基会表示,基金会在专项基金管理工作和信息公开工作中存在疏漏和不足,在内部治理和公开透明方面离社会公众的期望有差距,离社会组织科学管理有差距。

收支结余差异形成原因

审计表明,由于收支统计和披露口径不一致,福基会2016年度审计报告与下设免费午餐基金专项审计报告披露的免费午餐基金收支、结余数据均存在差异。

截至2016年末,基金会年度审计报告中免费午餐基金结余比免费午餐基金年度财务收支专项审计报告结余少10,180,830.63元。经对比,差异形成于2011年至2016年,其中:捐赠收入少241,777.11元、利息收入少7,172,943.74元、业务活动支出多31,708.56元、管理费多2,734,401.22元。

1、捐赠收入差异

经审计确认,2011年至2016年,基金会年度审计报告披露的捐赠收入比免费午餐基金专项审计报告披露数额少241,777.11元,主要是免费午餐网络筹款公益店(以下简称公益店)捐赠收入差异和统计差异等问题造成的。

基金会每月将公益店捐赠款扣除平台费用后转入开户银行,基金会对于公益店捐赠收入的确认是以每月从公益店提现转到银行账户的资金额为依据;免费午餐基金专项审计报告确认的公益店捐赠收入是按照捐赠人直接打入公益店的金额(包含平台费用)进行确认。双方统计口径的不同造成公益店捐赠收入形成差异,基金会年度审计报告披露的公益店收入比免费午餐基金专项审计报告披露的收入数少240,137.03元。

这期间发生的会计差错(已调整)造成基金会收入比免费午餐基金专项审计报告披露数多135,228.69元;同时,免费午餐基金专项审计报告重复计算公益店收入143,236.09元;还有因为财务处理差异引起的差异6,367.32元。(241,777.11=240137.03-135228.69+143236.09-6367.32)

2、利息收入差额

基金会根据捐赠法和实际核算情况,未对所属各专项基金的资金单独核算利息,每年末将银行利息收入统一列入“非限定性净资产”,统筹管理,并在年度审计报告中对外披露。

2011至2016年,免费午餐基金专项审计报告以免费午餐基金资金总额占基金会资金总额的比重,测算出当年的利息收入,并在免费午餐基金年度专项审计报告中披露。2011年至2016年,免费午餐基金测算的利息收入累计为7,172,943.74元。基金会在核算时未单独计算这部分利息也未将其计入免费午餐基金账下。

3、业务活动支出差额

基金会审计报告中免费午餐基金业务活动支出比免费午餐基金专项审计报告披露数据多31,708.56元。

经核对,业务活动支出差异主要原因是免费午餐基金购入电脑、打印机等办公设备时,基金会统一作为低值易耗品计入当期费用并登记备查账,免费午餐基金专项审计报告将其调整为固定资产并计提折旧。

4、管理费差额

基金会免费午餐基金计提的管理费比免费午餐基金专项审计报告数多2,734,401.22元。

经核对,管理费差异是由于基金会本级、免费午餐基金计提管理费基数不同导致。

2011年免费午餐基金成立时,基金会参照其他专项基金的惯例做法按照收入的5%计提管理费;2012年后,基金会为扶持免费午餐基金发展,经理事长办公会研究决定,按照捐赠收入的3%计提管理费。2011年至2016年,基金会对免费午餐基金按收入额累计计提的管理费为10,992,041.37元(基金会对物资捐赠及救灾捐赠不计提管理费)。免费午餐基金专项审计报告中则是按照每年支出额的3%计提管理费,2011年至2016年累计计提管理费8,257,640.15元。两者差异2,734,401.22元。

综上所述,四个方面的差异导致了基金会2016年度审计报告结余数据比免费午餐基金2016年专项审计报告披露数据少10,180,830.63元。

北京天正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专项审计报告认为:免费午餐基金捐赠资金结余全部在基金会银行账户结存,对应资金安全、完整。

差额将如何使用

专项审计报告,认为基金会对利息收入的核算是合理的,对免费午餐基金管理费的计提符合规定。

福基会表示此次被质疑反映的管理费和利息差额,此前一直在基金会的账上记载,作为非限定性资金统一管理。

基金会的非限定性资金主要用于脱贫攻坚,扶危助困“救急难”,队伍建设,新项目开发等公共项目开支。

考虑到免费午餐基金捐赠者希望扩大免费午餐项目资金来源,增强项目覆盖能力的愿望,根据基金会免费午餐管委会2018年6月的请示,福基会原则同意运用非限定性资金加大对免费午餐基金的支持力度。免费午餐管委会可以按照基金会的有关规定申请非限定性资金,用于项目开展,队伍建设等用途。

基金会将加强内部治理与信息公开

经过本次质疑,福基会表示深深的认识到慈善组织的管理要严之又严,细之又细,来不得半点粗疏和懈怠。信息公开工作要积极、主动、透明、详尽,来不得半点虚假和马虎。接受社会公众监督要自觉、真心、主动,要习惯在公众的监督下做慈善。

福基会表示,今后要切实加强对专项基金的管理,依法依规做好慈善工作。

专项基金是基金会的内设机构,不是法人单位,不具有法人权利。既要充分发挥专项基金的主观能动性,又要依法依规加强管理。福基会表示将进一步完善专项基金业务管理、财务管理、人事管理和信息披露等方面的管理制度。进一步统一统计口径、统一开展审计、统一信息披露。在业务运行、财务统计、人力资源和信息披露等方面,防止和杜绝出现管理两张皮,口径不一致,信息不透明的问题。

对于公众监督,福基会表示,将虚心听取社会各界对基金会的意见和建议,建章立制、防微杜渐、廉洁从善,保证基金会在正确的道路上健康发展。

此外,福基会还表示,将努力做好信息披露工作,确保信息公开、透明,让慈善在阳光下运行。

根据《慈善组织信息公开办法》要求,基金会将从会计核算,统计核算的源头入手,理顺核算口径、标准和范围。安排专项基金与会本级同步进行审计,统一对外发布信息,杜绝信息不一致的现象发生。

福基会表示:“免费午餐基金是广大爱心公众用心血培育出来的公益项目,没有公众的支持将一事无成。同时,没有公众的监督就会迷失方向。衷心感谢社会公众对基金会以及下设免费午餐基金的精心呵护和长期支持,由衷的欢迎社会公众对基金会的工作进行监督和批评。诚挚地邀请免费午餐基金的捐款人、志愿者,以及对该项目有疑问的爱心人士来基金会核查账目、沟通交流、指导工作。”